# 计算机社群,离我有多远?

计算机的诞生本就伴随着无尽的可能性。我始终认为它配得上拥有自己的文化,它的理性特征也能帮助人们打造新的时代模式。即使不是计算机相关从业者,也适宜从计算机的原理中学习如何合理思考。

我相信 UIC 也明白这个道理,所以各个学部几乎都开了 Python 编程课。

# 计算机社群迷思

在入学不久后,我常常想,UIC 如果啥时候也有个这样的社区,大家在一起研究一些好玩的东西,在愉快有趣的交流中学习计算机,那该夺酷啊。我始终相信应该有一个社群,他不是功利地为了向各行各业普及计算机技术,而是自发地向校友展示计算机的美学、可能性,以及计算机人的独特情怀。同时,它也可以小众,可以只有寥寥几个人,总之有和没有仍然有本质上的区别。

那是因为计算机并非表象上的机械和教条主义,它有其特有的文化。从美观的代码到更直观的图形界面、影像技术,其所有的发展轨迹都在自证它不该只是一个枯燥的工具学科,人们可以有理由对它产生热情,也可以有理由在靠它吃饭的同时与它结缘。

这样的社群,离我有多远?事实上,愿意深耕计算机的各个方向,或者只是对计算机感兴趣,这样的人并不少。但是很难说这些人能够走到一起形成社群的生态。那么,是什么要素决定了生态的形成呢?

于是我在入学时就探索着这样的生态,抱着这样的低配版开源精神去了专学。但是专学的工作事实上和学术关系不大,更像是班干部,并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计算机氛围。

各专业都设有专业学会,其职能是管理专业内事务(如举办系内活动或参与校内活动),并不是研究学术的部门。

在那之后,我去当了 PM,和新一届的孩子们接触的时候,他们似乎在学业上目标十分明确,但是某种意义上比我们这些平时啥都不想的还茫然。不过,在我的组孩子中也仍然有对计算机有浓厚兴趣的,这也是我对 UIC 计算机氛围产生误判的主要理由。

这和我印象中的社群差得也太远了,并不具备我印象中文化、理性、开源精神中的任何一种。我也由此放弃深度研究,而转向广度发展,寻求跨专业发挥的机会。

# HCC

但实际上,满足这些特质的团体是存在的。 在UIC,仍然有一个团体,真正做过这些浪漫的事。

而其时,仍沉浸在广度发展的我,始终没有动身加入他们。

在数月前,我有幸与其中仍在活跃的几位大拿连线,和他们聊一些技术之外的,UIC与计算机社群的旧辙和前路。

# HCC 的前世今生

在 UIC,有多少个 Jason?

新两届的孩子们可能不知道 Jason 的梗了。据统计,这是 UIC 曾经的英文名使用率第一名。在 HCC 的重名查询小工具中,新生朋友们可以在向英语中心提交英文名之前,看看自己即将与多少学长学姐重名。

那是我与 HCC 的第一次相会。在入学前,没有亲眼见过校名石之时,我就使用过这些稀奇的小工具。

HCC 是什么?它的全称已几乎不可考,只有一个大家熟知的名字“HCC 计算机俱乐部”。它是一个计算机类社群,曾为UIC学生打造了很多实用小工具,曾在 305、306 开办好几次讲座,也曾为 UIC 网络服务改进建言献策。HCC 由 2014 - 2018 届计算机硬核爱好者组成。出于复杂的因素,始终没有落地成为在册社团。

HCC 给大家的印象其实很不亲民,大家眼里的 HCC 似乎就是高手的世界,新手没有落脚的余地。我也曾多少感受到了一些无来头的威压。2020 学年起,由于活跃成员相继毕业,还在校的计算机学子们参与度也断崖式下跌,HCC 的校内活动就停摆了。自那之后,HCC淡出了 CST / DS 学子的视野,UIC 最后的计算机类兴趣社群哑火了。

# 相关规定

原则上,一个类型的社团只能有一个,而 HCC 被驳回的理由是定位与 CST 专学重合。尽管我们明白 HCC 与 CST 专学的区别所在。

# 计算机社群的 2 大路线

计算机社群有 2 种发展路线。一种是兴趣社区,一种是立项课题。

兴趣社区是指,在社群里所有的参与皆是自发,动机皆是兴趣,在交流讨论中探索计算机问题;立项课题是指有针对性地立项或招收科研课题,由固定的人员研究并发表论文。在HCC之中确实产生过这样的路线分歧,现在 HCC 走的是兴趣路线,将开源精神贯彻到底。兴趣社区不代表水平不高,恰巧相反,有兴趣驱动和计算机文化的加持的计算机人是最诚实可靠且强大的。

然而,我们在相反的方向得到了共识。立项课题才是符合UIC风气,能持续下去的结构。老师大力支持,学校也肯批钱。从学术的角度讲,从常理讲,似乎也是如此。新的科研社群的横空出世,让我对 UIC 能够发展一支像 TUNA 那样的辐射校园内外的计算机协会抱有了一丝期待。它可能规模不大,也可能没有太大影响力,但至少能够容纳和培养计算机文化和极客精神吧。然而,它究竟有没有好好在做科研,进展如何,我就真不知道了。

# 社团,和实用主义,和衰颓

当我们谈到 HCC 的对外印象和招募流程,“我们开了通道,后来也没几个人来”,他们坦言道。除了几乎为零的营销能力作祟,大家对 HCC 应该不是不感兴趣,而是望而却步。HCC 似乎有一种自然而然的高贵气质,过高的知识技术水平让跃跃欲试的新生不敢投出报名申请。

我本来是这么想的,在我入学的时候,大家的确是这样的心态,但现在不是了。现在的孩子们是真的对这些不感兴趣。

我充足的社团经验表明,在 UIC,这才是接下来的常态。我在这一学年听到了不止一位负责社团的朋友告诉我,他们这两年招新面试的时候都听到过一个奇怪的问题:

“你们这里给实习证明吗?”

可能是时代步伐变快了,哪怕是相差两岁,想法上都有很大的差别。但我没想到会产生这么令我匪夷所思的差异。可能是我们上了年纪吧。

这一年跑去做科研的人很多,比 HCC 两三年的新进人员加起来还多,甚至比 CST 专学的新进人员还多。竞赛、科研,大家都挤破头去,参加活动的理由是“可以往简历里写”,踏踏实实地面对生活,面对自己的专业生涯,却都不愿意。有人问,竞赛和科研有何不可,不是很好吗?其实事实上,这种东西就像语言考试,裸考和高强度培训考了一样的分,难道他们的英语水平会相当吗?想必是不会,甚至差得有点远。拥有能应对竞赛和科研的素质其实是需要性格和精神的,而不是仅仅怀有空壳一样的目标,也不是“有的放矢”云云,说得那样轻巧。

这年头,办得大的社团都有一点相通,要么管理层比较能说会道,要么有留学中介偷偷坐台。我在艺术类社团是因为不会忽悠才招不到人,那料想 HCC 亦应如是。

由是,我也同他们讲,在 UIC,其他的兴趣社团也开始衰颓了。我还记得 2018 年只要有摆摊就会很热闹,现在摆摊等于乘凉。一方面大家对摆摊这个陈旧的流程丧失了兴趣,一方面摆摊的人也不走心了,只顾着和自己人聊天或者跟电脑过不去。没有外界支援的兴趣社团运行起来是比大社团乃至干事会困难很多。当然,也没到影响提升的程度,唯一需要直面的就是人力不足、活动办不好、批不下来钱的恶性闭环。

# 社群,和功成名就,和诘问

所幸在艺术类社团中,音乐、舞蹈类社团还在焕发青春,演艺艺术类社团仍然维持着相当专业的演出水准,为 UIC 的文娱活动拉高门槛。其中的成员们难道以后会从事艺术吗?想必是不会,他们的演出也写不进简历里哪怕一个字。但是在一段旅行中,如果从未驻足而只是赶路,想必会错过万万千千的好风景。大学不是招生办和学长学姐宣传的四年高三,除了学业,还有精彩的人生要体验,还有美丽的人格要塑造,这才能算作为一个人好好活过。在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后,我现在终于可以作为老学长说这一席马后炮一样的话。

计算机社群也是如此。如果 HCC 开始“招商引资”,用学校的钱做自己不喜欢的热门 AI 工程,一定能火吧。但是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呢?难道是没有实力吗?非也。正相反,我可以说全 UIC 最有计算机实力的人已经全在这里了。他们清楚功成名就不是这样的流程,也不是计算机生涯的终极目标。说到底,就和 MCP 制度一样,我当年成为 PM,就是想要将组爸组妈的温暖关怀让接下来的新生们也感受到;我想要计算机社群,就是想让 UIC 的计算机学子有机会了解那些其实还挺有意思的计算机文化,形成健康的交流氛围,让曾经造福过全世界的开源精神继续发光发热,而不是张口只有“神”,闭口只有“卷”。更何况计算机学子已经很累了,为什么还要给他们繁重学业的基础上增加心理压力呢?

我最近常有一个问题,想把所有人都问一遍,UIC 这两年风气大变,究竟是哪几部分出了问题?是 SAO 太抠抠搜搜没有经费办活动吗?是留学中介频繁开讲座给孩子们贩卖焦虑吗?是招生办和MCP胡乱宣传四年高三吗?还是疫情?让 UIC 变得死气沉沉,让 UIC 的孩子们连兴趣爱好都不愿发展?

HCC 现在也并非需要一个带领大家搞技术的领头人,但是 HCC 很需要一个群主,让大家每天有话可聊,有话题,哪怕跟计算机无关。兴趣社团想必亦应如是,大家的心里应该还是有兴趣的,只是如果刻意地往兴趣上引话题,那就是给兴趣徒增压力。所以,HCC 的真面目正是如此。技术类话题并非主流,但也不会消逝,当有一个新的想法闪光之时,自然会有人全力以赴。聊内行话题,没人;得闲饮茶,有人。这不能说明大家喜欢不务正业,这只是因为,有人的地方,自然才有江湖。

HCC 也许以后也鲜有公开活动,又也许 UIC 会有新的 HCC 产生。在 UIC,我始终相信应该有一个社群,它是自发的,可以向校友展示计算机的美学和可能性,以及计算机人的独特情怀。它可以小众,但如果没有,就太凄凉了。

计算机社群,离我有多远?不仅计算机社群的身影淡去,兴趣社团的人间烟火气也意外地离我远去。只剩下冰冷却人满为患的图书馆,和其中人影绰绰却借不出去几本书的柜台。

# 后记

这一年我都感觉自己画条漫拍照片写新闻做公关太不务正业了,在《蓝莓雪冰》《社团公关》之后以及临时排班的《1460》《夜航》发表之时,我决定用一篇长文章回归本行。

高校计算机学科大都趋同,并不是所有的大学都有自己的计算机社群,我如此迫切地想要 UIC 拥有这样的结构似乎是求全责备,但仍有如此期待的理由:一方面是 UIC 本来就有这个能力,发展国际化视野优势,探索原汁原味且前沿的英文流社区的同时,乘大湾区发展的东风,资源上不应该不够,更何况学校今年真的掏了近五位数给一个社团办仅仅一场生放送,真的掏了大钱让校队给队员发奖金;一方面是 CDS 的学习生活氛围太过枯燥,枯燥得有点畸形。经验告诉我大家迫切需要有人为他们的计算机学习生涯指指明路,告诉他们即将掌握的知识还能如何发展以面对未来的挑战。我不知道老师们怎么想,有的老师肯定明白,有的老师应该不会理解。我不能强求太多。

正如正文所言,我常和朋友说,UIC 和我刚入学的时候相比,风气变差了,无论是学习还是学习之外。是的,即使是图书馆时均在馆人数远超 2018 学年,学习的气氛也远不及那个时候。大家合作交流的精神开始磨灭,转而走向闭门造车。以前做课题碰到个坑队友可以当瓜吃,现在大家每门课多少都能碰到至少一个坑队友,这是怎么回事呢?在此时,我就格外想念开源精神,想念有事你提,你提我改的学术氛围。

我所怀念的,宝贵的风气会回来吗?大概是不会了吧。我在即将迎来最后一学年的时候这么想着。但我仍然相信会有更好的事等着我,有一群更好的人等着我去加入。